"代拍"的隐秘江湖-花5块买明星行程,好图卖出千元,连明星本人都是"客户"_出口

"代拍"的隐秘江湖:花5块买明星行程,好图卖出千元,连明星本人都是"客户"_出口
原标题:”代拍”的隐秘江湖:花5块买明星行程,好图卖出千元,连明星本人都是”客户” 明星被代拍们围住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随着 “胡歌怼代拍”“吴京斥责代拍”“肖战因为代拍扰乱机场秩序而道歉”等事件登上热搜,代拍这个群体,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数次引发热议,但人们对这个群体却知之甚少:代拍到底是干嘛的?做代拍的都是些什么人?当代拍赚钱吗?代拍是如何拿到明星行程信息的?以及,明星真的都讨厌代拍吗?搜狐娱乐在机场卧底一天,试图搞明白这些事。 什么是“机场代拍”? ——由代拍、接机粉丝、主播共同组成 因为胡歌、吴京的“斥责”,肖战的“道歉”,机场代拍现象一次次登上热搜。但到底什么是“机场代拍”?所谓代拍,是指收费代别人拍明星,然后返图的行为。而“机场代拍”却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现象,这个群体包含的不仅仅是代拍,还有接机的粉丝,以及长期以拍明星为生的主播。 这三种人群,组成了机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骚动”时常在机场的某个出口上演:一小撮人群突然从一个出口跑向另外一个出口,引来路人驻足观看,举着手机、扛着“长枪短炮”的年轻人,簇拥着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看不清表情的人离开,无人说话,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这场景看上去像是某种怪异的行为艺术。 “那是谁?”有路人发出疑问。 “听说是蔡徐坤。”另一个路人回答。 “蔡徐坤是谁?” “一个明星”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出现在首都机场的各个出口。 据可靠消息,下一个从首都机场T3 A口出来的明星会是刘昊然。 小白早早就守在出口处,等待着目标出现。前段时间他刚刚花了4000元入手了一款入门级的相机,今天是第二次使用。虽然是首次做代拍,但小白俨然一副老手的样子,背包、口罩、相机等装备一应俱全,就连等待的姿势也透着老练——闲闲地倚在出口旁的墙上,眼睛却像雷达一样,锐利地扫描着从出口走出来的每一个人。 不同于小白,做直播的小凯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大多时候,他总是在机场落地窗旁席地而坐,无所事事的玩手机,间或打开直播与自己的粉丝闲聊两句,话题围绕着刚刚走过去的蔡徐坤,以及接下来要出现的刘昊然。之所以不像小白那样苦苦等候,因为经验告诉小凯,当明星出来时,粉丝和代拍会第一时间冲上去,他只需要在明星已经走出出口的时候,跟过去拍一拍就行了。 相比代拍和主播,粉丝在接机时,显然更热忱一些。自称是刘昊然粉丝的菜菜,提前三个多小时就到了机场。占据出口最佳视线位置,眼睛在航班信息显示器和从出口走出来的人群众中来回搜寻。时刻给身边陪她来接机的朋友分享着偶像的动态:飞机马上降落了、他(刘昊然)已经下机了、正在排队取行李……隔着出口的围栏,她踮起脚尖死死盯着行李转盘,远远就认出了戴着帽子,穿军绿色大衣的刘昊然。 代拍、粉丝们聚集在出口等待明星 想要区分上述三种人群非常简单,“拿手机跟在后面的是粉丝,拿相机怼到脸上拍的是代拍,队伍形成V字型的是主播。”小凯精炼地给出自己的总结。但对于不知情的网友来说,他们统统被归属于代拍。 某种意义上来说,称呼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通过拍明星赚钱——代拍靠卖图片赚钱,主播靠直播明星让用户打赏,为爱发电的粉丝偶尔顺带拍拍别的明星,赚点路费钱。 做代拍的都是什么人? ——摄影师、上班族、粉丝、学生 做代拍的都是些什么人呢?用一句话形容:只要有相机,什么人都可以做。 据了解,目前北京做代拍的人员大概有几百名,他们身份各异,有专职的摄影师、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业余摄影爱好者、追星的学生,或者粉丝。这个群体流动性很大,很少有人会像小白和小凯一样,长时间盘踞在机场出口,拍摄每一个路过的明星,大多数人都是有了订单才去机场。 代拍行业鱼龙混杂,他们拍摄的质量也参差不齐。“有的买之前说自己拍的很好,位置很好,最后图很差,就会去找他退款,然后他又不愿意,就会被大家表(挂出来),让大家不要再找他拍。”职业代拍琳琳向搜狐娱乐,“但其实只要拍得到,图都能卖出去,因为后面都会修图,所以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如果你拍的好,回头客也会比较多。” 想要拍的好,好的设备必不可少。在粉丝心目中,代拍设备的硬通货是5D4+大小白兔,差一点的也得是5D3,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担得起三四万的设备费用,就催生出了专门出租相机的行业,租金一天一两百,有的要押金,有的押证件就行。 显然,小白4000元买的入门级相机离专业的代拍还有点距离,但这已经是他能够买到的最好的相机了。21岁的他,本职工作是一名理发师,工资随着客流量的变化而变化,挣得最多的时候,一个月7000多元,最少的时候只有3000多元。因为有朋友在机场做主播,小白接触到这个行业。刚开始他也做主播,主播入行门槛低,有一个手机,下载一个软件就可以,不需要什么才艺,每天蹲守在机场各个出口,看到明星拍一拍,随便跟自己的粉丝聊一聊,就会有人打赏。 做主播时间久了,也认识了一些做代拍的人,小白又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摇身一变成了代拍,摄影新手还不懂什么立意构图,但他足够勤快,总是第一时间守在出口,等到明星一出来,他立马凑上去,一顿狂拍。跟着明星去停车场的路上,他还会见缝插针地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签名照让他们签,这些签名照少数的他会留着,其他大多数都是卖给别人,“最好的一次卖了200块,是TFBOYS的。” 跟小白一样,小凯也是受朋友影响才开始做主播的。此前他当过兵,也做过其他职业,后来听说有朋友在机场做主播,就从老家来到了北京,在机场扎下了根。相比小白的勤快,小凯显得比较佛系,这大概是兼职和专职的区别。小白是只有工作日才来拍明星,小凯则是天天盘踞在机场地段,每天早晨八点就来报道,晚上天黑了才回家,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对明星已经见惯不怪,咖太小的,他都懒得起身去拍。为了做直播,他特意在机场附近花1700元租了一个房子,机场昂贵的食物他消费不起,每天的午餐和晚饭都是花1元钱坐机场公交车去附近的美食城吃。 围着明星的代拍、粉丝们 像小白、小凯这样,受朋友影响踏入直播、代拍这个行业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大多从事着普通的工作,领着微薄的薪水,本来与处在社会顶层的明星们没有丝毫瓜葛,但机场这个特殊的场合,将他们意外的聚在了一起。日常生活中,他们并不关心明星动态,甚至连谁是谁都不知道。一位粉丝向搜狐娱乐分享了这样一个趣事,某天带一个长得挺好看的朋友去机场接偶像,朋友戴着墨镜,去的有点早,就让朋友摆几个POSE让自己试试光,结果她刚拍两张,周围的代拍突然都围了过来,咔咔咔一顿拍,拍完了才问:这是哪个明星。这样的乌龙在机场并不少见,大多数代拍辨认明星,靠图片,靠周围接机粉丝的反应,也靠一种最常见的方式——看从出口出来的人中,谁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 做代拍赚钱吗? ——有人单张照片赚到上千元 有人几百张照片才几十元 代拍赚钱吗?答案是肯定的,区别在于多和少的问题:有人曾单张照片卖到上千元,也有人几百张照片要价才几十元。 影响照片价格的因素有很多,明星火不火,拍的人多不多,照片质量好不好等等。“糊一点的明星,单张可能十块左右,好几十张图打包,60—100元,顶流的一个直拍focus视频,大概200元。也有400元关内外全包,给300张照片,还送视频。” 每个行业都不缺传奇,代拍也不例外。在琳琳的印象中,曾有人把韩国《PRODUCE101》总决赛的图,卖到了单张上千元的价位。如今颇受代拍们欢迎的是肖战、王一博、蔡徐坤,他们的图相比其他人比较贵,CP图价格更高。“之前蔡徐坤的CP图是四位数的价格一张在卖,前提是拍到的人很少。”琳琳说。 直播也是一个贫富差距比较大的行业,像小白、小凯那样的新人,在他们做直播的时候,机场已经有十几个专门拍明星的主播,粉丝都是百万起,打赏收入很可观。在美食城吃饭的时候,小凯指着邻桌的一个前辈艳羡地说:“他粉丝几百万,最好的时候一天就赚了一万多,不过后来他把号卖了50万,现在又在重新做号。”反观小白和小凯,小白最好的一次,只赚了1000元,专职做代拍的小凯,粉丝十几万,最多的时候一个月7000多元,不好的时候,也就4000多元。 而且不管是做代拍,还是直播,这都是一份需要运气的工作。一般明星正常接机就能拍到,火一点的就需要去关内拍,如果遇到明星走VIP,那那天都白搭了。菜菜回忆起有两次在广州机场接刘昊然,碰到他走VIP通道,“心都碎了”。 所谓关内,是指候机大厅或VIP候机室。想要进关的话,拍摄者一般会找专门承接刷关服务的黄牛,通过他们买到低价航班(退票费便宜),拍完之后出来再退票。刷关加上退票费,一般价格在100—300元不等,国际航班稍微贵点,大概是国内航班的5倍。相应,不进关就简单多了,自己查或找人查到明星的航班信息,然后去机场蹲守就可以了。 在北京,大概有几十个代拍群,代拍一般都会在这些群里接单,发布具体活动信息,然后参加活动的这些明星的粉丝看到之后就会找他们约单。先看看案例,了解一下具体水平面,可以的话就付一部分定金,拍好之后付全款,然后百度云链接拿图。也会有粉丝在群里寻找代拍,花钱请对方去拍自己的偶像。 “职业代拍一整天都待在机场,飞走十几个明星的话,还是能赚的,卖得好的话,一天一千多,不好的话也有几百块。相比首都机场,虹桥机场代拍更多,遇到的明星也更多。”琳琳说。在今年4月20号,一天之内有十几个明星扎堆到达虹桥机场,粉丝、主播、代拍聚集,现场堪比春运,导致电梯通道被挤碎。 很多人以为代拍只出现在机场,事实上,只有要明星出现的地方,代拍如影随形。如发布会、演唱会、见面会等等,利益驱使着他们,为了顺利进入到这些场地,他们的方式五花八门,藏在厕所,假装工作人员,戴假证浑水摸鱼等等。“有些场合管得很严格,不好拍,拍到肯定卖大价钱。比如《青春有你》不让带相机,要是偷偷带进去并且拍了,那几套照片就可以赚上万。”相比靠运气的机场和某些管控严格的活动,琳琳笑说自己更喜欢拼盘演唱会和明星运动会,“因为去的明星很多,可以接很多单子。比如前段时间的《超新星运动会》,门票不贵,她一次就能赚一两千。” 代拍怎么知道明星的行程? ——5元买到上百位明星证件信息 代拍怎么知道明星的行程?答案很简单,只要有明星的证件信息,他们的行程全都能查到。而想要获得他们的证件信息,过程也很简单——5元钱可打包买到上百位明星的证件信息,包括他们的身份证号、护照号、港澳通行证。 “明星无隐私”这句话放到代拍行业,再合适不过。 一个明星坐飞机,从他登机的那一刻,就有人全程直播他的动态,从他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戴了什么口罩,坐哪一趟飞机,坐在什么位置,到他的起飞落地时间,行李在几号转盘。正是这样精准的“追踪”,才使得那些蹲守在机场的代拍和粉丝们能够第一时间从出口的人群中锁定目标。 在更早些时候,明星什么时候有什么活动,几号坐飞机从哪到哪,也早在别人的掌握中。这些信息并不难获得,在某社交平台上搜索“航班信息”四个字,会出来大量的明星航班动态,想要得到进一步的信息,就需要跟发布者建立联系,付费购买了。 买卖的价格并没有行业标准,一个明星的航班信息从1元到几十元都有可能,决定价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你是不是常客,你买的这个航班信息是不是很少有人买,需要帮你特意查,又比如你找的可能是个代理商,被人赚了差价等等。初次接机的粉丝们,难免要交一些学费,时间长了,他们有了自己熟悉的黄牛,可以拿到友情价,再做的久一点,他们有可能自己晋升为“黄牛”。 如果不是亲自体验,生活中,你很难准确了解这个群体。他们一方面是公开的、明码标价的——在朋友圈、社交平台上以刷屏的方式发布代拍、航班信息广告,吸引客户。另一方面,他们又是隐秘的、谨慎的——社交平台上从来不用真人照片,买卖信息的关键词都用缩写,如航班=hb,身份证=sfz,如果你不小心写了全称,对方会严肃要求你撤回,不撤回的话,分分钟把你拉黑。 看起来很好打入的代拍群,实则也固若金汤,需要熟人邀请,群主验证,一旦发觉你身份可疑,就会被踢出。搜狐娱乐曾旁敲侧击要采访几位代拍,多数人都选择拒绝,他们对自己的工作讳莫如深,对代拍目前的舆论处境心知肚明。但另一方面,一旦他们确定你是自己人,又会非常热情、慷慨、无私分享。 在听说有人花15元才买到一个明星的航班信息之后,菜菜大吃一惊,表示太贵了,透露自己从别人那里5元钱买来几百个明星的证件信息,一元钱可以打包买到很多人的航班。大概是同为“粉丝”的惺惺相惜,菜菜非常大方的分享了一份自己珍藏的WORD“资料”,里面是几百个明星的证件信息,包含了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等等。“用这些证件号在各个售票平台上查询,就知道明星的航班动态了,”菜菜教我。 没有人说得清这些明星的证件信息到底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有可能是卖票的网站,有可能是合作方,也有可能是工作人员或者从前的同学同事,只要是需要身份证信息的地方,都有可能出现泄漏。很多人以为图都被粉丝买走了,实则不然,琳琳透露,也会有站姐、网站,甚至是明星工作室购买。因为站姐需要维护站子运营,为爱豆营业;网站买图发新闻,而明星工作室则用来撑人气或做宣传——营造我也有人拍,我也很红的假象。 纵观这个群体,代拍也许只是其中一个微小的缩影,隐藏在这个职业背后的,是隐秘而完整的灰色产业链——信息买卖、航班信息泄露、刷关服务等等,它们环环相扣,共同催生了“机场代拍”这个畸形的社会现象。 明星真的讨厌代拍吗? ——不!他们互利共生 明星真的讨厌代拍吗?不,代拍的风气,恰恰就是明星们带起来的! 代拍琳琳向搜狐娱乐透露,自己就给不少明星做过代拍,单次收费800元—1000元,其中包括一个大花、一个90后演技派男演员,以及一个老导演的御用男演员。“这种活的好处是,短平快,时间地点艺人工作人员都会提前告知,到点一拍就可以走人。” 事实上,这种现象现在依然存在,前段时间就有一个大热剧中的年轻演员被爆私联粉丝,主动让粉丝团来接机。工作室请摄影师在机场跟拍明星的情况,业内人众所周知。“明星为了走机场拼命化妆打扮,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拍出来好看么。”琳琳吐槽道。 也有个别明星明确表示抵制代拍,如胡歌、吴京、朱一龙等,但收效甚微。胡歌怼代拍怼上了热搜,视频里胡歌在斥责,但主播、代拍依然在拍,不同的是,他们这次发布的作品中,关键词不再是“偶遇胡歌”,而是变成了“胡歌怼代拍”,明明他们是被怼的对象,发布的内容却把自己描述的像个旁观者。 在路边等车被团团围住的刘昊然 不难发现,抵制代拍的要么是不拿自己当艺人的实力派演员,要么是不缺关注的当红流量明星,其他大多数艺人对这一现象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乐在其中。代拍圈里流传着一个好玩的故事,有个粉丝长期跟拍自己的小偶像,有天她又去接机,突然代拍群里来了一单生意,有人高价求另一位艺人的图,这个粉丝特别愉快的接单跑去拍另一位艺人了。临走前还不忘让自己的朋友告诉自己的小偶像,“麻麻今天不接你了,要忙着赚钱去了。”谁知那个小偶像一直记着这个事情,下次见到这位粉丝,开口就问:“赚钱开心吗?” 偶像跟经常拍自己的粉丝处得像朋友一样,这样的事情很常见,见得多了,偶像自然就记得了对方的脸,见面寒暄几句再自然不过。但这种事对其他粉丝却形成了一种激励,不少人抱着刷存在感的目的,一次次接机,好像跟偶像见面多了,说上几句话,自己就真的成了他朋友一样。 接机那天,恰逢北京降温,降幅达8到12度,局地阵风达9级,同在机场的路人大多都穿着羽绒服,而站在出口的粉丝们大多身着单衣,女孩小佳千里迢迢从武汉飞到北京给蔡徐坤接机,面对忽然的降温她毫无准备,依然穿着单薄的牛仔外套,感冒了戴着口罩不停咳嗽,仍挡不住她像祥林嫂一样不停给其他人说自己刚才与蔡徐坤的“偶遇”。 “刚没一个人说话,我好怂啊,我应该跟他说话的,我以前每次接机都会跟他说话,还跟着他坐过好几次航班,送过他一个洋娃娃,一张CD。”小佳有点懊恼自己的怯懦。嘴里抱怨着,手下并没有停止动作,小佳飞快地给视频加上自己的水印,一边转发给朋友圈里的几个蔡徐坤粉丝欣赏,一边打上“偶遇蔡徐坤”的标签发布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 在那天下午,同样有一群粉丝围拢在秦俊杰的身边,簇拥着他穿过大厅,走上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等车的间隙,一群人像朋友一样闲聊,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朋友。 秦俊杰在地下停车场停车 那天在机场待到晚上的七八点,围聚在机场出口的粉丝、代拍、主播们才逐渐散去。临走前,小白从到达层来到出发层的值机旁开始“敲机子”,他熟练地打开一个WORD文档,手指飞快的输入一组组身份证号码,查询着自己关注的明星航班信息。被他选中的几个人,是今年夏天最火的《陈情令》中的演员,包括宣璐、于斌、汪卓成、刘海宽等人。相比已成为顶流的两位主演,这些刚刚有些知名度的小演员,会是小白不错的拍摄对象,他们不会冷着脸不说话,也不会当众斥责代拍,相反,他们势必受宠若惊,享受着名气突然带来的关注,也会把代拍的粉丝当朋友一样寒暄。运气好的话,小白还能得到几张签名照,隔天卖出,改善一下生活。 结语: 用“鳄鱼和牙签鸟”来形容明星与代拍之间的关系再合适不过——明星利用代拍营造虚假人气,代拍通过拍明星赚钱,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和谐的互利共生。但后来他们扰乱机场秩序、堵塞廊桥、冲撞儿童、挤碎机场玻璃,种种恶性事件,使人们谴责这种现象,呼吁立法惩治。但归根结底,只要娱乐圈这种虚荣浮夸的风气在,代拍就不会消失,只会换个地方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